业界动态

他们的故事,就是中国的故事——记广州图书馆第10期阅读体验荟
2015-12-28

城乡之间的差异和冲突一直是中国作家长期关注的重点。《旧天堂》是新锐作家钟二毛短篇小说集,写一些人离开一个叫“月拢沙”的小地方,进入城市发生的千奇百怪的故事,聚焦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外来人口的生活困境和精神状态。本期“阅读体验荟”活动主要邀请作家钟二毛分享《旧天堂》的创作经验,并与这本书的责任编辑、阅读推广人麦小麦、资深媒体人苏静一起探讨中国社会转型期城乡之间的差异和冲突。

钟二毛首先分享了他创作《旧天堂》这部小说集的缘由。他谈到,这部小说集一共有八个故事。每个故事的主人公,他们在不同的大城市里生存和生活,但他们都是邻居、熟人,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月拢沙。他感慨地说道:“我自认为,我很了解月拢沙的人。因为我来自月拢沙。我出生、长大于湖南一个偏远山区,十九岁考上大学,离开故乡,一去不返。这么多年,故乡成了一年光顾一次或者两次的‘旅游景点’。熟悉而陌生,陌生而熟悉。”月拢沙的故事,就是中国的故事。少年在网上,老人在床上,年轻人和中年人在城里,这就是中国农村的现实。钟二毛说:“我想写出这个群体的漂泊感、无力感、绝望感。城市里待不住,故乡可以回但回不去,即使回去了最后还是重返大城市。这是一种非常绝望的感觉。这种感觉,跟中国社会转型期农村土地荒芜、乡村文明与秩序基本丧失有很大关系。他们的故事,就是中国乡村文明基本丧失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就是中国故事。”

媒体人苏静女士对《旧天堂》表示由衷的赞许,她认为这些关于乡村凋敝和底层人物飘零的系列故事,呈现出变革时期乡村和农民的命运,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软肋和隐痛。钟二毛更像是小说的亲历者和目击者,在表面硬而冷的叙述中,暗藏着他的温情。农民工“进城”,不仅仅意味着空间的位移和身份的转变,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土地和乡村的庇护之后,他们不得不适应城市的环境和生活方式。谋生的艰难却让他们很难有尊严地活着,他们的精神无从寄托,秉持的道德信念也逐渐崩塌。我们所要做的首先是尊重,精神上的认同是最大的帮助。有道是,“心安之处便是故乡”,尊重可以让这群土地找不到了、家乡找不到了的迷失的人在精神上得到舒展,能有尊严地生活着。

作为这本书的责任编辑,麦小麦谈到,钟二毛很擅长讲故事。故事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故事呈现人的复杂,故事让人更容易理解一个人,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可笑,做出这么荒诞的事。在钟二毛的故事里,城乡之间总是呈现出某种撕裂的状态,似乎无法走向融合,但又往往在善与恶、美与丑的交织中表现人性的本真和生命意义,如展现“悲情故事圆满结局”的《旧天堂》,表现“蜘蛛人”真实生存故事的《死鬼的微笑》,倾诉资本侵入农村后带来的道德观念变化的《小镇青年》等。

城乡冲突故事的讲述,真实再现了走出故土、进入城市的农民生活。“他们的故事,就是中国故事。这是我的写作野心,或者愿望。”钟二毛如是说。文学不能让我们活得更好,但文学可以让我们获得某种体悟,让我们活得更有厚度。《旧天堂》的阅读价值,或许正在于此。

新闻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