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出版委员会

李广建副理事长在中国图书馆学会编译出版委员会2016年工作会议上的致辞
2016-12-06

各位领导,各位委员:

大家好!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中国图书馆学会第九届理事会编译出版委员会2016年工作会议暨成立活动,我谨代表中国图书馆学会对本次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对出席会议的各位委员表示热烈的欢迎,向各位专家多年来为中国图书馆学会及编译出版委员会的发展作出的无私奉献表示崇高的敬意!同时,对国家图书馆出版社为本次会议提供的支持和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

为了开好本次会议,我做了两方面的准备工作:

一是对比了近几届编译出版委员会的基本组成。我本人也是第七届、第八届的委员。第七届设立了三个内设机构,分别是图书馆学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期刊编辑出版委员会、年鉴编辑出版委员会;第八届设立了五个内设机构,分别是图书馆学著作出版委员会、期刊编辑出版委员会、年鉴编辑出版委员会、图书馆学文献编译出版委员会、数字出版与推广委员会;第九届也是五个,但有些变化,一是把期刊编辑出版委员会和年鉴编辑出版委员会合并了,但职能没有变化,同时增加了馆藏开发与出版委员会,图书馆学文献编译出版委员会的名称改为图书馆学文献翻译出版委员会。从中可见两个方面的变化:一是编译出版委员会在不断壮大,从第七届、第八届到第九届,内设机构不断增加;二是研究内容不断丰富,在著作、期刊、年鉴编辑出版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文献翻译、数字出版和馆藏开发等内容,开展了大量有意义的工作。

二是认真学习了《中国图书馆学会章程》,其中“第二章、业务范围”中的“(二)普及图书馆学、信息科学和信息技术等相关学科基本知识,提高社会公众的图书馆意识与信息素养;推动全民阅读,促进知识的创新与传播,为提高国民科学文化素质,建设学习型社会发挥作用”与“(四)依照有关规定编辑、出版、发行图书馆学文献,促进专业信息传播”这两款与编译出版委员会直接相关。此外,《章程》中规定的十二款业务范围基本都与编译出版委员会有关。例如,“(一)开展学术交流,活跃学术思想,组织学术研究,促进学科发展”,在正式学术交流中,文献必不可少,编译出版委员会的工作正是促进著作和期刊的出版;“(二)普及图书馆学、信息科学和信息技术等相关学科基本知识,提高社会公众的图书馆意识与信息素养;推动全民阅读,促进知识的创新与传播,为提高国民科学文化素质,建设学习型社会发挥作用”,除了教学,更多还是要通过文献促进知识的创新与传播,因此也需要我们委员会的工作;“(三)开展国际和地区间学术交流活动,加强同国外、境外图书馆界的联系与合作”,国际交流还需要文献翻译出版,因此也离不开编译出版委员会,等等,不再一一赘述。由此可见,编译出版委员会是学会非常重要的分支机构。学会指定我分管编译出版委员会,我感到责任重大。现在,就如何发挥好编译出版委员会的作用,我谈三个方面的体会:

第一是研究的责任。第九届编译出版委员会集中了一大批在图书馆实践一线、高等院校、出版界工作的专家,要充分发挥委员会内的专家优势,多开展学术研究,在图书馆学编译出版方面取得创新和突破。这不仅对我国图书馆学学科发展,还对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有所助益。每一个内设机构都是一个大的研究课题,如国内外图书馆学著作发展情况如何、期刊如何发展、数字出版、馆藏开发与利用,以及图书馆学著作引进来和走出去的问题等,在研究方面,我们还可以开展多次研讨。

第二是服务的责任。我们委员会有出版等基础任务,又与其他委员会的工作有所交叉,还应做好服务工作。一是为会员服务。作为学会的分支机构,面对广大会员,满足其对论文和著作的需求,我们有责任针对会员的职称评审与教育研究等需求发挥力量,如组织论文和著作写作等业务知识的交流。二是为图书馆相关行业同仁服务。如期刊编辑委员会,可以开展编辑交流会议,提高编辑的业务水平,帮助编辑了解图书馆学学科发展动态。

第三是协调的责任。编译出版委员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责任就是协调。与其他委员会不同,编译出版委员会既包含图书馆,也包含出版社。图书馆和出版社这二者具有共生关系,既有共同利益又有矛盾,我们应积极参与到二者关系中来,起到引导和协调的作用,帮助图书馆,帮助出版社,使双方在互动过程中达到共赢。

以上仅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供大家参考。最后,预祝会议圆满成功,祝大家心情愉快!

新闻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