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组织建设    理事会

关于如何办好学会的三点思考——詹福瑞理事长在中国图书馆学会八届四次理事会上的即席讲话

时间:2011-03-04

  刚才我代表学会报告了2010年的工作。借此机会我也即席讲几句话,就学会的今后工作,与各位交流。昨天召开常务理事会,有的常务理事对学会2011年的工作和“十二五”规划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这很好。昨天回去,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中国图书馆学会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应该如何开展工作?这恐怕是我们“十二五”期间必须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按照学会现在的章程,中国图书馆学会是一个群众性的学术团体,我们的宗旨和任务就是组织学术研究与交流,促进学术进步。实际上很明确,中国图书馆学会就是一个学术性的组织。然而,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尤其在“十一五”期间,学会的理事会在研究我们每年工作的时候,对学会的工作做了很大的拓展,应当说对学会章程有了延伸性的理解。我们并没有由学会向行业协会做华丽的转身,没有。但是我们是在做一种艰难的、艰苦的蜕变。就是说学会不仅仅在组织学术研究、促进学术进步,通过学术研究、学术进步来推动行业的发展;学会还做了大量的行业自律、自救、自助和自我提高工作,比如“志愿者行动”,中美图书馆员专业交流,汶川地震后,中国图书馆学会组织的自救工作,等等。所以,我认为,“十一五”期间,学会在理事会的领导下,在做着艰难的也是艰苦的从学会向协会蜕变的工作,这是有目共睹的。未来的“十二五”期间,中国图书馆学会应当怎样发展?我个人认为,无非是两条路:一条路,我们还要遵循学会的章程,组织学术研究,推动学术交流、学术合作,促进学术生产,通过我们的学术研究成果来影响行业的发展,促进行业的进步;另一个思路,就是从学会跳出来,成立中国图书馆协会,只有这样,才会像有的常务理事提出的那样,名正言顺地做一些行业的事。如果是协会的话,它就是一个社会组织,代表政府,甚至是代替政府来管理图书馆行业,即图书馆界。这的确是图书馆界“十二五”期间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全国图书馆界必须要促进的工作。至于中国图书馆学会,未来还会坚持以组织学术研究与交流为主,我想不会有实质性的突破,因为章程决定了我们的工作,章程决定了我们的任务,章程决定了我们的局限。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回顾“十一五”期间,学会做的工作还存在那些不足?我认为还有一些问题总结中没有讲,那就是在促进学术进步方面,学会组织得还不够。我们拓展了协会业务方面的荒地,做了一些行业协会所做的工作,而组织学术研究,在某些方面则有所荒疏,荒了自己的田。在学术研究方面,通过组织学术研究来引导、引领行业发展方面,我认为工作还做得不到位,有很多重要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比如说数字图书馆。数字图书馆是近二十年来、尤其近些年来图书馆一个新兴的业务,也是各图书馆重要的工作,甚至一谈创新服务,就谈数字图书馆。但数字图书馆的性质是什么,它和传统图书馆有什么关系?我认为这个问题,在理论上没有谈清楚。把纸本书扫描下来,在网上提供给读者看,这就是数字图书馆吗?而这实际上就是一些馆现在所做的工作。其实数字图书馆,最重要的应该是信息的组织和整合,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吗?做了多少?应该加强研究。还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问题。最近文化部、财政部作出决定,要求图书馆向读者免费开放,中国图书馆学会和图书馆界为此努力了很多年。这个决定的出台,我觉得,中国图书馆学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还记得,2005年在哈尔滨召开学会高峰论坛,会议讨论的主题就是免费服务。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当时还提出了不同的观点。我说,公共图书馆不能实现免费开放,是图书馆自己的事情吗?不是,是政府部门。纳税人的钱交给政府,政府开办、举办公共文化事业,这是它的义务和责任。在整个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政府应当是主体,主体不到位,造成了图书馆资金的不足、人才的不足、设备的不足,所以只好收费来维持生存。但是我们的学者批评的“枪口”不对着政府部门,而是对着我们的公共图书馆。学者要讲良心,我们不能软的欺、硬的怕。这是我在黑龙江会上提出的问题。但这次会议直接促进了国家图书馆、杭州图书馆、深圳图书馆等一大批图书馆的率先免费开放。所以,学会的这次高峰论坛对图书馆免费开放确实起到了作用。然而我们没有组织深入的研究在理论上来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业界的学风问题。我们有70多个专业刊物,论文数量确实很高,但我们的刊物质量如何?有哪些创新性的成果?有哪些突破性的成果?“十二五”期间,学会如果还是学会、不是协会的话,应当在学风方面努力,解决学术创新问题。研究基础性问题,研究业界发展的重大问题,尤其提倡我们的理论家,我们的学者,深入到基层,做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前几年,李国新先生亲自到基层图书馆开展调查研究,了解基层图书馆的生存状况。我认为应当提倡这样的研究。
  第三,我想谈谈办会。中国图书馆学会是一个学术性团体,不是一个行政机构,它的领导体制就应该是理事会。我作为理事长,这些年坚持的原则就是无为而治。什么是无为而治?就是完全依靠我们理事会的领导。“十一五”规划、“十二五”规划是通过理事会来制定的,每一年的工作也是理事会来策划、理事会通过、由秘书处来实施的。所以,今后学会的工作还是要坚持这样一个原则,坚持理事会领导。既然是学术团体,在我们这个学会里面就只能坚持理事会管理、理事会的领导。这次会为什么要公布哪位理事参会多少?也是为了保障出席率,保障更好地通过集体形式对学会实施领导。所以学会要能够办好,还要依靠我们每一位理事。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