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学术交流    年会    2005年会专辑

中国图书馆学会2005年年会第二分会场总结

时间:2005-07-25

    由中国图书馆学会图书馆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专业委员会主办的“第三届图书馆法与知识产权论坛”,作为中国图书馆学会2005年学术年会的第二分会场,于2005年7月22日在广西桂林成功举行。

    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图书馆权利。

    会议内容分为两个部分:上午是专题发言,下午是一个圆桌会议式的互动性公开讨论。

    (一) 专题发言

    上午的专题发言由该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李国新主持,该委员会主任、中山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程焕文作了开坛致辞。在开坛致辞中,程焕文先生回顾了该委员会成立四年以来走过的历程,讨论过的话题以及取得的成就,他认为该委员会四年的作为在中国图书馆界产生了重要和深远的影响,将会在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历史上“留下痕迹”。

    第一位专题发言人是黑龙江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主任蒋永福先生,发言题目为“图书馆权利:内涵与实现机制”。蒋永福概括了到目前为止中国图书馆界的学者研究图书馆权利问题的五种不同视角,并分别列举出每种视角下的代表性学者。其次,就图书馆权利实现机制问题,蒋永福从法律、图书馆(图书馆的代言人)和图书馆用户三者的角度探讨了三种互为补充的实现机制。最后,他特别提出以下一些需要注意和关注的问题:对于图书馆权利的实现这一问题,我们必须作好长期的思想准备,因为还有许多基础的工作比如建立健全职业准入制度、行业法律法规的制定、行业自律规范的制定等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做,图书馆法的出台也需要加紧工作,没有图书馆法就没有办法“摆正许多关系”,目前主要是学术性质的中国图书馆学会也应当尽快转变为“协会”,这样在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上才能够名正言顺。

    蒋永福的发言之后,很多人就图书馆员工作中遇到的具体问题与他讨论,讨论的热点话题是:当图书馆员在工作中遇到无理取闹或者故意刁难的读者时,应当首先维护谁的权利。讨论相当热烈,看来这真是一线工作中使图书馆员感到头疼的问题。但是,毋庸讳言,这样的问题反映出广大的一线工作者对于“图书馆权利”的内涵并不甚了解,还没有真正把握,“将图书馆权利泛化了”。

    第二位发言人是中图学会用户研究与服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图书馆参考研究辅导部主任卢海燕女士,她是国际图联(IFLA)1997年成立以来的著作权与其他法律问题委员会(Committee on Copyright and other Legal Matters,简称CLM)的第一位中国代表,卢女士的发言题目是“国际图联关于著作权问题的立场及著作权与其他法律问题委员会2004-2005战略发展计划”,向我国图书馆界同仁传达了国际图联在著作权问题上所开展工作的大量信息。首先,她介绍了著作权与其他法律委员会成立和组成的情况;其次,逐一介绍了该委员会的使命与任务、基本成果、2004-2005年战略发展计划以及具体计划;然后,又对IFLA关于著作权问题的立场、IFLA关于WIPO未来的日内瓦宣言的立场、布宜诺艾利斯会议作了简要讲解;最后,她还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加入CLM以来的感受与认识。可以说,卢海燕女士的介绍架起了连接中国图书馆界与IFLA著作权与其他法律问题委员会的桥梁。

    第三位发言人是来自肯尼亚国家图书馆参考咨询部的阿部,同时她现在也是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的留学生。在中国图书馆学会年会上,这是首次由来自非洲的论文作者介绍当地的图书馆服务与图书馆权利。阿部的报告以中文讲解并配合PowerPoint放映,介绍了肯尼亚政府与城镇居民联合建设的社区图书馆(Community based library)、为边远地区游牧居民服务的骆驼移动图书馆(Camel Mobile library)、培训小学教师的参考咨询服务。PowerPoint中显示了骆驼移动图书馆的图片,这引起了与会者的强烈兴趣,在阿部作完报告之后的回答问题环节中,好几个问题是围绕骆驼移动图书馆提出的。

    第四位发言人是来自西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的钱华宁副研究馆员,她报告的题目是:图书馆“公平”在数字时代的思考。钱华宁从一个在一线工作的普通馆员的角度发表了她对数字时代图书馆“公平”的思考,尽管并没有给出解决方案,但是正如陈传夫教授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应当鼓励和推动这方面的研究”。

    专题发言结束之后,图书馆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武汉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陈传夫作了总结发言。他认为上午的研讨气氛非常好,很吸引人。他注意到“只有人进来会场,而没有人出去”,表明大家对图书馆权利问题非常关注。

    针对专题发言和讨论,陈传夫提出几点需要注意的问题:第一,在谈图书馆权利问题时,不要过度强调图书馆是独立利益集团,这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必须同其他事业共同发展,它是和教育、经济等等联系在一起的,要尽可能和大学教授、大学生、科学家一起,共同争取科学研究的权利;第二,不要把图书馆权利和读者权利分开,图书馆权利就是读者权利,不存在不代表读者权利的图书馆权利。

    针对讨论特别热烈的图书馆员在工作中遇到读者无理取闹的问题,陈传夫指出,这种事根本就不是图书馆权利关注的问题。权利分为公权和私权,“被打耳光”是图书馆员的私权受到了侵犯,作为工作人员,个人权利就应受到私法的保护,根本就不是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大家应该特别注意,这不是图书馆权利这一公法应该解决的问题。

    陈传夫说,专题发言中给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肯尼亚的骆驼图书馆服务,肯尼亚的图书馆员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还利用骆驼、帐篷等将书籍运到边远地方为游牧居民提供服务,这是一种图书馆精神。在总结发言的最后,陈传夫特别地向肯尼亚的图书馆精神表示敬意。

    (二)公开讨论:图书馆权利的迷失与复归——由事例说权利

    在公开讨论之先,程焕文教授先对图书馆权利作了一点说明,强调图书馆权利的内涵乃是民众的图书馆权利,不可以望文生义认为是图书馆自身的权利。之所以使用这样的叫法,是沿用了国际惯例。

    程教授以PPT形式提供了几个在我国图书馆服务中普遍存在的事例,讨论以这些事例为“靶子”展开。

    事例一:图书馆的台阶

    PPT中显示了一张照片,某图书馆的门前有一段很高很长的台阶,没有设置无障碍通道。与会者普遍认为这样的建筑设计不利于残疾人利用图书馆,讨论中尽管也存在一些小的分歧,但是大家对于图书馆建筑应当体现公平地为各种利用者提供服务这样的理念是普遍认同的。

    事例二:图书馆告示牌:衣冠不整 恕不接待

    李国新:尽管图书馆一定要有自己的规章制度,到了某种伦理底线不能容忍的程度就是不能允许进入,但是这样的标语好像不应当出现在图书馆。

    陈传夫:“衣冠整与不整”是道德的问题,不应当由法律来约束,那么由谁来约束呢?法律也没有授权图书馆去约束读者。但是每个图书馆可以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只要不违背法律,是否出示这样的告示牌可以由图书馆自己来定。

    程焕文:这里面应体现一个最基本的理念:尊重每个人利用图书馆的权利。图书馆没有理由因为读者衣冠不整就不接待他。如果说图书馆要有这样告示牌的话,正确的告示应当是:衣冠整洁 多谢合作。

    事例三:外借办证“收取押金”现象

    由这个事例引出的讨论非常热烈,发言的代表多,持续的时间也比较长。大多数代表同意“收取押金在理论上不合理”这一观点,但是在实际操作的问题上,出现两种分歧意见。一种认为,这样的事例在目前中国普遍存在,图书馆尤其是公共图书馆通过收取押金或者别的名目收费来解决图书馆的财政问题。虽然从理论上讲,这种收费肯定是不合理的,但是,有没有办法解决?正如有些代表反映的,如果取消收押金的制度,仅依靠国家拨款,结果是:图书馆要么开门不发工资,要么发工资不开门。更有代表举出实例:一个特大型图书馆每年运转费需要一亿元左右,但是国家拨款只有六千万,如果不要这个图书馆关门,那么解决的办法很大程度上依靠收取押金。另外,中国不是图书馆一家在收费,公园、公路等许多公共场所也要收费。在目前的中国,这种做法确实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

    另一种意见认为,图书馆收取押金,首先表现出对读者的不信任,被称作“事先收取惩罚性补偿金”;这个政策是在八十年代之后图书馆沿袭下来的。这些东西看上去是在解决图书馆的困难,但是解决了图书馆的问题没有呢?公共图书馆除了宰读者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财政问题?

    意见双方争论热烈,一时难有定论,几位学者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

    李国新认为,种种的收费问题的根本原因之一在于政府投入严重不足。在这个问题上,理论研究者、实际工作者、图书馆界内和整个学界应当联合起来,推动、呼吁加大投入,这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现实中,理论界和实践界存在互相指责的现象,图书馆界与利用界也制造了许多对立,这对于事情的解决非常不利。要知道,读者应该是我们的同盟军。

    陈传夫认为,我们除了呼吁政府投入,还要提高和宣传我们的服务效益。他举一个图书馆为例,30多位工作人员管30多位读者,这样的效益肯定不行。图书馆应当搞好服务,吸引更多读者来利用图书馆,影响更多人。图书馆要提高服务效益,政府提高投入,这样两方面来解决图书馆的经费问题。

    事例四:图书馆大酒店

    图片中图书馆赫然挂着“图书馆大酒店”的招牌,这种做法显然已经完全违背了图书馆这一机构的功能。对此,代表也没有什么可争议的。

    最后,程焕文与大家一起重新阅读《公共图书馆宣言》的部分文字,呼吁大家认真领会世界图书馆员认同的基本的图书馆理念,不应当只强调自身的特殊性。他说,我们要冷静地思索一下,我们为什么走了二十年,还是走到了一条死胡同,有没有别的路可走?《公共图书馆宣言》中体现出的图书馆精神和理念为我们提供的是一条康庄大道,如果不往这条路上走,必定越走越窄。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