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学术交流    年会    2006年会专辑

新华书目报对年会的评述

时间:2006-08-09

务实、创新、对接,年会寻求突破   

    虽然只有短短两天时间,但年会依然按时完成了各项议程。从2004年苏州年会至今,记者已经是连续三次参与年会的报道,用一位图书馆界专家的话说,几乎快成为学会的“御用记者”。作为长期跟踪报道年会的记者,今年的收获不可谓不大。与以往历届年会相比,记者特别感受到,今年的学会年会正在实现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突破。这种突破可以概括为:务实、创新和对接。
    年会闭幕式上为“基层图书馆馆长培训”的志愿者行动壮行并举行了隆重的授旗仪式,标志着图书馆行业跨出了由边缘迈向主流的坚实的一步。尽管仍然没有找到营销的着力点,但是,图书馆产业的各个链条:图书馆、图书供应商、设备商、数字出版商以及出版社在这次年会上开始实现了真正对接。可以想见,下一届学会年会必将出现各路商家为争夺图书馆市场而各显神通的热闹场面,恪守学术办会的中国图书馆学会面对如此之大的商机,也许不得不重新调整学会年会的定位,更多地承担发挥行业协会的职能。

突破之一:务实
   
    年会的主题务实。今年年会主题为“图书馆发展与和谐社会构建”,乍一看,这一主题有点应时应景,但是年会并没有做表面文章,一味地歌功颂德,而是实实在在落到了实处。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詹福瑞认为,“图书馆发展与和谐社会构建”是图书馆回归传统的一个主题,它契合了我们图书馆工作的相当长时间的现实要求和精神需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层面:第一,图书馆的服务方向、服务水平与社会主义城市文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与社会公共文化阅读需求之间的适应、融合的状况与程度。第二,各级各类图书馆与图书馆界、教育界、传播媒体等相关企事业单位在中国公共图书馆界满足社会文化需求大前提下,在公开、公正、公平的大原则下互惠互利、共赢共荣。第三、不同系统、区域图书馆之间资源共享与协调发展。第四、不断深入的图书馆理论研究与不断变化的图书馆实际工作之间的契合与互补。
    詹福瑞说,能不能处理好上述四个层面之间的关系,关系我们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大局。上述几个层面之间的关系处理得当,我们图书馆事业的和谐发展就有了新的保证。和谐需要保持、需要维护,和谐更需要营造和创新。在一个不断变化、激流勇进的时代,得有足够的创新、不断的否定自我,才会融入社会主流,不被时代所抛弃。正如同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图书馆之所以存在,本身就是和谐社会的一个符号。可谓是发自肺腑。
    围绕这一主题,年会安排了深圳市文化局副局长李南生、杭州图书馆馆长楮树青、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戴龙基分别作题目为“建设图书馆之城,构建和谐社会”、“藤蔓再长,瓜落故乡——对公共图书馆服务定位的思考和实践”、“共享资源,共建和谐” 的主旨发言。他们分别代表政府、代表新成立的图书馆联盟和大学图书馆,从社会的视角来看图书馆的发展趋向,体现了图书馆与社会的关系日益密切。
    今年年会最大的亮点是启动了“基层图书馆馆长培训”的志愿者行动,这可以说是中国图书馆学会用实际行动对今年年会主题进行的最好的注解。志愿者是通过中国图书馆学会网站发布招募消息,自愿报名参加。首批志愿者队伍中有来自大学的教授,有公共图书馆、大学图书馆、专业图书馆和中学图书馆的馆长及专家,共26名。他们分为三个行动小组,分别由中国图书馆学会3位副理事长王余光、杨沛超和陈力带队,分别奔赴陕西榆林、湖南衡阳和黑龙江牡丹江市,对三省的430名基层图书馆馆长进行志愿培训。 为了提高学会的工作质量和服务水平,年会上还专门设立了“会员心声”建议箱,请代表们为学会工作献计献策,共同参与学会建设。这也是学会民主、务实办会的一项新举措。

突破之二:创新

    虽然每年年会都会有所创新,但今年创新之处颇多,在年会之前,学会秘书长汤更生在与记者聊天时谈到年会的这些创新非常兴奋,记者当时很不以为然,直到亲身参与才有了切实感受。
    创新首先表现在对年会四个分会场主题进行解读。四个分会场的主持人程焕文、李国新、代根兴、邱冠华,分别作“面向大众的图书馆关怀”、“中国图书馆法制环境构建:法律保障与行业自律”、“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建设、共享与服务”和“大众阅读指导与和谐社会”的专题报告,对年会的四个分主题进行解读,使所有参会代表都能了解各分主题的特点和意义。
    其次,对年会论文进行述评。本次年会征文共收到学术论文1196篇。论文的整个评审过程首次利用现代网络系统完成,体现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为了鼓励图书馆员加强学术研究,在本届年会的闭幕式上,还首次对年会学术论文进行述评,向全体参会代表和论文作者讲评今年年会论文的特点,以进一步提高广大会员学术研究和论文撰写的水平。
    大会邀请了图书馆界的才女、浙江大学信息管理系副教授李超平进行了述评。李超平的论文述评没有蜻蜓点水,人云亦云,而是切中时弊,非常精彩,博得了代表们的阵阵掌声。她首先肯定了今年年会论文取得的成绩,比如理论研究的突破、关注现实、关注弱势群体、立足实际工作等等,但也指出了年会论文的不足,她特别谈到部分论文参考文献严重不足,有不止一篇论文只有一篇参考文献。这种不严谨的态度是治学的大忌。
    李超平认为,我们任何一项学术研究必须要跨越三道门槛:其一,避免重复研究;其二,超越现有的研究,哪怕是小小的一个角度,你能够研究别人没有研究的东西,就是创新;其三,论述要有论有据,而不是想说什么就自说自话。在这种情况下一篇文章参考别人的文献是必需的。因此我们必须要建立和提倡一种非常好的理念。她说,也许有的作者参考或引用了别人的文章,只是没有在参考文献中列出来,我们认为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你引用了别人的文章,要认为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而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我们的研究总是在别人研究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如果你不把它列举出来,这是对别人研究的不尊重。所以参考别人的文献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参考了把它列出来是一种尊重,也是必须遵守的一种学术规范。写出一篇高水平的论文就像是爬一座山,虽然很费力气,但当我们爬到山顶上时,就能领略成功的喜悦。
    今年学会会员联谊晚会也比往届有所创新。联谊晚会的节目都是从各地学会选派的精彩节目中遴选出来的,体现出了会员参与的激情和创造性。

突破之三:对接

    在2004年的苏州年会上,记者感受最深的是蜂拥而至的出版社代表,那种热闹的场面比之北京图书订货会有过之而不及,虽然规模要小得多。很多出版社为由于得知消息晚没有定上展位而懊悔。2005年的桂林年会由于场地所限,展场设在了酒店的过道处。今年年会的展场条件应该是介于苏州年会和桂林年会之间,但是参展的出版社明显少于前两届年会。
    究其原因,记者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学会恪守学术办会的宗旨,记得苏州年会时,汤更生秘书长曾跟记者谈到年会有意淡化“学术”的氛围,甚至想去掉“学术”二字,而向包括展会在内的综合性年会上靠拢,但是后来很多会员据此提出疑问,强调年会还是应该以“学术”为先,因此,桂林年会上,学会明显有回缩的迹象,对于展会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出版社自身的原因。近年来,由于图书馆市场增长强劲,苦于寻求渠道突破的出版社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这也是他们疯抢苏州年会的原因。应该说,那是一次不理智的市场行为,不是图书馆市场的真实反映。从苏州年会至今,虽然大多数出版社都看到图书馆市场非常诱人,但是对于如何去开拓这块市场却知之甚少。
    “如何理性的去参加年会”,这篇大文章不仅是出版社所关心的话题,也是理清图书馆产业链所必需要解决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显然,大多数出版社没有解决好这一问题。从苏州年会的狂热,到桂林年会的失望,再到昆明年会的冷清,出版社与图书馆之间的对接用畿米那篇著名的漫画可以形容:向左走,向右走。
    市场是需要催生的,出版社是需要引导的。这种催生和引导需要各方合力完成。今年年会参与的出版社虽然不多,但是这些社分明已经找到了与图书馆对接的方法和技巧。今年参加年会的出版社包括机工社、电子工业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高教社以及北京图书馆出版社,除了后一家,其他出版社都是科技类大社强社,其产品为图书馆广泛收藏和使用。
    今年年会有8个分会场,其中有四个为企业所举办,占了年会分会场的50%,这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次。而且,举办这四个分会场的企业应学会的要求,一改过去急功近利的做法,基本上没有过多的宣传自己的产品,而是站在整个图书馆行业的高度,充分表达了企业与图书馆在共建和谐社会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
    苏州年会以发书目为主,桂林年会以书目和样书为主,昆明年会则以举办分会场为主,比较一下近三届年会出版社的宣传形式,我们可以发现,出版社已经摈弃了其它展会惯用的宣传形式,而开始认真研究学会年会的定位,并根据年会的特点开展了有针对的营销,从而实现了与图书馆的真正对接,尽管这种对接才刚刚开始,但榜样的力量真的是无穷的。因此,尽管今年年会参与的出版社只有那么寥寥几家,但是对于那些徘徊在学会年会大门之外的出版社而言绝对是迟来的福音:原来在年会上也可以这样宣传自己!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