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学术交流    年会    2007年会专辑

陈传夫对李国新和邱冠华大会发言的总结点评

时间:2007-08-05

(根据录音整理)

谢谢邱馆长,时间掌握得非常好。包括前面的李国新教授,今天的报告就算告一段落。

在前面报告的两个专题当中,我认为两位报告人都是按照中国图书馆学会的安排,以及他们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细致的、深入的探索,都对他们所研究的问题的现状进 行了很好的概括,同时对本领域存在的问题,我认为描述得都非常准确。同时,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位报告人都对问题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这些见解对我本人以及相信对很多的听众都是深有启发。邱馆长在谈的过程当中上海图书馆的领导就跟我在谈报告的内容当中的几个部分,由此我认为我们报告人的报告是引起了与会的听众的共鸣的,有很好的继续探索的这样一个价值。通过他们的报告,我个人也有一些想法。我这些想法,一方面是对两位报告人的报告的一种学习,一种体会,同时也提点个人的意见,作为课题组继续研究时候的一点点参考吧。        

在两位的报告当中,都有一些共性的问题,也是我们图书馆界当中大家很关心,需要去探索的这样的一些领域。第一,职业的开放性和市场准入的问题。我想,作为图书馆事业,我们一直在强调,我记得我当时担任副理事长的时候,我就讲,要推动我们职业的这种开放,融入到整个社会的事业中去。这里面有一个职业准入制度的探索问题。我认为这个准入制度有这样一个探索的价值。就我们图书馆事业来讲,作为我们的职业来讲,应该说有很多不同的工作环节。比如说,从研究生考试来讲,或者是说就某一个标准作为选定我们图书馆员的这样一个标准,我觉得在实际工作当中存在一些东西需要我们去探索。比如说,我们在实际工作当中,我们的职业当中,有些是比较简单的工作,有些是比较高级的工作,有些是比较技术性的工作,有些是知识性的工作,有些是领导性的工作,我们要用一种什么样的标准来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能适应我们的这个工作,或者不适合做这个呢?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实际的问题。比如说,有些人在图书馆做过清洁,在图书馆做安全保卫,在图书馆做上架,上上货,卸卸货。我碰到很多的馆长,他们告诉我,实际上我们图书馆是各种人都需要。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研究这个准入制度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另外,准入制度当中,还有一个实际的问题就是,我们很多的图书馆本身并没有独立的人事权,包括在大学图书馆当中,图书馆是没有独立人事权的。我们很多的公共图书馆,本身也没有独立的人事权。那么作为上级的人事有权部门,他们的政策和我们图书馆的这样一个标准又怎么能够完全地衔接。作为一个大学的馆长来讲,没有多大的能力能够拒绝学校行政领导派给你的进人的一些任务。如果你说不要他,当然也可以,完全可以做得到。但是我想这还不是一个制度的问题。我也思考,这个问题,只能说它很重要,到底怎么去解决它。那么除此之外,准入本身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的一个职责,那么在这样一个职责当中呢,你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我们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过程当中,也有一个平等的市场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采用这个非歧视性的政策,要采取国民待遇这样的一个政策来对待本行业。那么我们这个准入的问题,相关的一些问题,还是需要我们去探索的。这样的问题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里边对我们很有启发。他们这个大学当中,有接近400个图书馆工作者,但是实际上只有120名可以称作图书馆员的,其他人被称作图书馆职员。这个对我们课题组研究这个准入的问题,或者研究我们的资格认证的问题,我建议大家可以参考一下。我想不一定符合我们的馆员的这个资格条件的,是不是也不符合图书馆的职员的这个条件呢?我觉得这是我们可以去考虑的这样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呢,就是我们的职业本身的多样性和独占性。还有我们本身,图书馆的这样的一个法制,还有一些我们图书馆本身的自我治理的这样一些问题。我想刚才跟邱馆长李国新教授谈的是两不同的方面,李国新教授谈到的主要是法治的问题,邱馆长谈到的实际是一个自己合作、自治的问题。那么这两个问题,一方面我们要尊重法治的建设,另一方面自治的这样一个问题还是值得我们去探索的。刚才邱馆长谈了很多内容,我觉得很好。特别是我觉得他大量谈的是资源的延伸问题。我想在这个延伸过程当中,还有哪些,比如我们办了这个图书馆讲坛,还有我们其他的这样的服务,我觉得这些方面还是有很多的值得我们去探索的。图书馆有很多的共性,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些个性。图书馆应该有自己的个性,每个图书馆做的应该是不一样,图书馆的服务应当是不一样的。不一定以一种服务,一种模式,或者是一种风格来衡量我们图书馆的一切的事情。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应该要有自己的风格。我记得前不久我到台湾去访问,他们给我介绍一个生态图书馆,我觉得这个还是挺有意思的。还有一些大众的图书馆里面,我觉得也是很有意思。我觉得图书馆里面呢,是应该有自己的这样一个个性。

此外,我觉得李国新教授谈到一个很好的概念,和邱馆长谈的这概念也是不谋而合,就是图书馆的服务半径。我对这个是非常的感兴趣。但是我觉得谈的半径的这个数 据,到底怎么去实现它,同时这个服务半径,还有这个人口的密度,等等方面的考虑,我觉得真的是实现了这样的一种,比方说1公里的这个半径,我觉得这个6公里或者是2公里这个半径实在是远了一点。1公里或者是1.5公里的半径是比较适合我们的实际情况。那正好是邱馆长所说的,人民的图书馆。我觉得人民的图书馆,应该人民感觉到比较方便,才是真正的人民所需要的。

这是我的一些想法。那么按照大会的安排,还是有一点休息的时间。休息完之后呢,肖希明教授将报告他自己的一个调研成果。这个调研成果我是先睹为快,我觉得这 个是相当的好。既包括图书馆员的看法,也包括我们图书馆长的看法,也包括大学教授的看法,还包括学生的看法。我觉得他这个报告数据是非常之翔实,很有说服力。无论是对我们工作中的一些环节,我觉得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此之前呢,我先做一下广告,欢迎大家十分钟之后再回来。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邱馆长的报告表示感谢!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