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学术交流    学术会议    新年峰会

詹福瑞在2007新年峰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时间:2006-12-10

  尊敬的朱市长,刘司长。我们是中国13亿人口里面最早跨入2007年行列里面的人,当大家还沉浸在06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召开07年图书馆高峰论坛的会议,所以我们是先行者,是赶早的人。
  我们的会议到现在已经开了三届了,第一届在哈尔滨开,第二届到海口开,今年移师著名的古城苏州。这次会议得到苏州市市政府市领导、苏州图书馆和南京图书馆各方的支持,为这个会议创造了很好的条件,我想在这个会议马上要举行之前,对各位领导尤其是是苏州市政府和苏州市图书馆的关心和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过去我们的会基本上带有一种民间的性质,所谓的民间也是半官方的,社图司每次会都很关心,都派出处长来参加我们的会议,这次会刘司长也是特意从北京赶到苏州来参加,可见社图司领导对会议的高度重视,我们对刘司长的光临也表示衷心的感谢!
  会议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尤其是在图书馆界、在教育界,甚至延伸到一些政府部门,对于图书馆高峰论坛应该说都给予很多的关注,我想这个会开的越来越成功,应该有这样几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我们每次会所讨论的问题都是图书馆界大家比较关注的重点问题或者焦点问题。05年讨论图书馆立法,讨论图书馆的权力,尤其是图书馆的权力问题,也就是读者的权利问题,确实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06年,当然我也只是点其中一些讨论的项目,06年仍然围绕着图书馆的法律环境展开讨论,当时主要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发布之前,我们这个讨论形成了一些重要的措施,由我们专家来组织,通过网络使用权的研究和建议,对《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里面的图书馆的使用和读者的使用列在里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06年也讨论了县级图书馆的生存问题,这也是我们讨论的重点,也直接形成了志愿者行动这样一个活动,这个活动在整个中西部,整个图书馆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们讨论的这些问题确实是图书馆发展的重要问题,有的也是现在面临的一些困难,这是第一个原因和特点。
  第二是我们请来的参会人员,都是图书馆界或者教育界的权威和精英,都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同时也是关心图书馆的发展的理论家、专家和学者,和一些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我们的馆长,我们的从业者,这样就保证了我们的会议不是一个务虚的会议,不是一个谈玄的会议,而是一个由多方的代表性人物汇集到一起来商讨问题,解决出路这样一个会议,这使我们的会带有很突出的一个风格就是一种务实的风格,在前两次会中这个特点越来越突出。
  第三是我们每次的会开完之后都有结果,有些项目可能完成的稍微差一点,应该说这些项目都得到了推动,都得到了程度不同的解决,有些问题的解决确实对我们图书馆的发展,将来从历史的观点来看,可能是发挥了很大的一种推动作用,这样使我们的峰会成为图书馆界一个很重要的会,也就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
  我们今年也就是07年的峰会,要解决讨论和解决五个问题,这五个问题仍然是大家都比较关心的一些问题,一个是推动图书馆立法问题,因为我们从实践中越来越感到图书馆如果没有立法,我们的发展仍是无法可依,是一种畸形的发展,政府对图书馆的投入是一种随机性的投入而不是一种的合理的合法的投入,图书馆的权力、读者的权利如何得到保障也没有从法律上给予规定,我们图书馆界确实在热切地盼望着图书馆法的出台,那么我想通过这个会对图书馆法的制定和出台再加一把火,起个促进的作用,这是07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07年的话题里面还有一个点就是我们图书馆服务的网络模式,我们将要请一些在这方面做得有创意、有创新的一些图书馆,和一些在这方面作了研究的专家来介绍这个问题,比如说像苏州市图书馆,像上海的嘉定图书馆,还有昨天我到常熟图书馆看了看,他们都开始把他们的服务直接延伸到了不是乡镇而是村子,这是一种新的服务网络模式,我认为这可能也是一个农村图书馆发展的重要出路,对这个问题的研讨,可能会使我们找到今后农村图书馆的发展的一个比较有效的途径。还有就是图书馆的核心价值,我们要商讨一下看看能不能发表一个图书馆服务的宣言。我们现在一直呼吁政府,给予我们的服务、给予立法、给予这样那样的保障,打开这样一个很好的图书馆发展的环境,但是我们自身怎么样呢?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图书馆发展还是要走一种内涵型的发展道路,这对我们图书馆自身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图书馆自己的发展也决定了你自身的服务是一种什么样的服务?是不是跟上了社会发展的需要?是不是跟上了读者阅读的获取信息的需求?你的服务是不是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引起了政府对你的发展的关注?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是默默无闻的去做,如果我们做得不能让政府很满意,那你的获得就会很小,这是从我们实践中摸索出来的一条经验,那就是要想有位,图书馆必须本身有为,现在我们图书馆服务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并不是服务态度问题,主要还是服务水平和服务质量的问题,我认为这是我们当前矛盾的一个主要焦点。当然不能说这是唯一的问题,但我认为这确实是主要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是我们这次会议讨论的要点之一。这次我们又把讨论的主题延伸到了图书馆的教育,这也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我最近看了几篇文章在呼吁搞图书馆学的保卫战,要保卫一级学科,但是现在图书馆教育,我不是十分清楚图书馆教育的情况,我也亲自看见了我们那个图书馆专业如何变脸,我也亲自看到了如何使这样一个有特色的专业最后淹没到信息学里面去了,当它特点已经丧失的时候,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专业面临危机。我看最近南开大学的于先生发表了两篇文章来讨论这个问题,这次我们也把她请来和我们谈一谈,我现在的想法是我们的图书馆学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一个是基础理论和应用基础理论之间的关系问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有没有我们的基础理论,还有就是理论和技术之间的关系问题,理论和技术之间究竟谁是主要的?那么我现在从高校到图书馆,到了使用人才的时候,才开始考虑到对于使用者来说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才?那么我们这次有教育界的领导、专家,使用图书馆学人才的馆长们也来了,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把两家汇到一起,来看一看我们究竟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人才,从人才培养的角度出发我们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这虽然是个敏感的问题,这可能也是教育界不愿意让我们参与的一个问题,但是这次我们也参与进来了,我们希望“搅搅局”。还有包括志愿者行动等等五个问题都是我们这次讨论的主要问题。我刚才讲我们过去讨论的一个主要的风格就是求实,研究问题、研究问题的行动方案、解决方案,希望我们这次的会议仍然延承这样一种传统,按照这个思路往下办,在理论家和我们图书馆的馆长坐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讨论问题的出发点是我们今年怎么样去做,然后把它落实下去,这就是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
  我顺便说一下我们中国图书馆学会这些年来工作的新的变化。我看了这些年来中国图书馆学会的工作,在我来馆以后也有一些变化,这种变化首先是由单纯的这样一种学术性的组织,学术性的一种团体,在向行业协会这种性质发展,比如说我们高峰论坛就不是一种简单讨论学术的会议,更主要的是讨论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一些主要问题,我们不是一种学术观点之争、学术观点的一种探讨,我们研究的是问题解决的一种途径,一种出路,这是一个真正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学会,我认为这是这几年我们图书馆学会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不再满足于一般性的理论探讨,当然它还保留了原有的这种学术探讨的性质和这种学风。
  第二个特点呢,这个学会确实在逐渐发挥它协调各个方面学术力量,协调各方的这样一种学会的职能,在发挥这样一种作用,比如说像高校的图书馆,专业的图书馆,公共图书馆,把这几方的力量能够协调起来,大家能够坐在一起共同探讨一个问题,这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第三,这个学会正在逐渐的由北京开始往下走,开始向全国沿伸,走向基层,由大城市走到中等城市再走到小城市最后走到基层,这就使我们学会所探讨的和研究的一些主要的问题直接来自基层,直接来自实践的前线、理论的前线,这样就使学会的工作本身有了一种很强的针对性。我个人感受我们学会秘书处确实在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给我们学会带来了一些新鲜的学风,一种新鲜的作风,这个恐怕在座的各位参会人员都感受到了。在这里面我也注意到了我们学会的各项工作的开展,确实得到了我们一些专家的有力的支持,他们是这个学会的后台,包括策划,包括实施。我们前两次会议的实施,主要是我们这些专家在策划、在实施,保证了我们学会发展的新的方向,我也借着这个机会对这些令人敬佩的专家表示感谢!谢谢各位。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