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对外交流    国际合作    中美图书馆员专业交流

2012年中美图书馆员专业交流项目图书馆行业组织访美活动之五

时间:2012-06-22

    中美国书馆专业交流第二小组,组长李友仁及邱冠华、钟海珍、邹序明等一行四人,于2012年6月16日下午到达纽约,美国华人图书馆员协会张鸿运老师在机场迎接我们,把我们送到宾馆,并抽出时间陪我们乘地铁到纽约最繁华的中央公园等转一转,搭乘免费渡船近距离观看了自由女神像,以便我们对纽约有一个较为客观的了解。
    几天中,我们参观了四个图书馆,分别是皇后图书馆总馆、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馆、纽约公共图书馆中诚分馆和皇后图书馆法拉盛分馆。这些图书馆,从硬件到软件都使我们受到震憾。如42大道上的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馆,在100年前花费900万美元建造起来,是一幢大理石建筑,内部的艺术品、彩绘、壁画、挂毯等让人一见就受到视觉冲击,但又随即又促使人安静。皇后图书馆的少儿发现中心,在数百平方米的空间中投入2000万美元,使我们感到不可思议,但可能他们觉得为未成年人的学习和智力开发花再大的本钱也是值得的。
    由于时间安排的原因,对纽约公共图书馆系统的总馆和中诚分馆的参观都属于走马观花,也无法获取比较系统的数据(似乎他们不太注重这些数据,或者是记不住这些数据?),所以下面只是一些了解到的数据片断:
位于纽约42大街上的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馆,落成于100年前,前后花费10年时间建成,投资900万美元,是一幢大理石建筑,其中一部分大理石是从希腊进口,与希腊神庙的建筑材料一样。正因为内部墙面也用大理石整体叠砌,所以不怕脏、不会旧,一直到现在都能保持完好。在大厅和一些地方,有着非常出名的艺术品,这是罗斯福总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为了振兴经济,由联邦政府出资,让一些艺术家为图书馆绘画或提供艺术品的结果。
    说来可能会有些吃惊:纽约公共图书馆内部实际上分成两个系统:一个由四个研究图书馆组成,另一个由89个分馆组成,两者之间的经费是分开且互相独立的。更让人吃惊的是,前一部分实际上是一个私人图书馆,经费主要依靠私人捐款,之所以冠以公共图书馆是因为向所有人开放。而89个分馆部分是公共图书馆,由政府提供资金运行。两者之间在其他方面又统一管理,有同一个董事会。董事会是纽约公共图书馆的最高权力机构。
    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馆中有藏书500万册,其中300万册在书库,我们被允许进入图书馆地下书库参观,那是一个上千平方米的密集型书库,而介绍说,这个书库下还有一层空着没用,这种设计和建造上的前瞻性,真让人佩服。
研究图书馆不提供外借服务,89个分馆中的文献才可以外借,2010年,89个分馆外借1350万册,其中中诚分馆(89个分馆的旗舰馆,就在总馆的斜对面)借出250万册;全系统接待到馆读者400万人次,其中旗舰馆就达到140万人次。
    2010年,纽约公共图书馆89个分馆的总经费为1.44亿美元(81%为人员经费,8%为购书经费),其中77%来自于纽约市政府,7%来自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4个研究图书馆的总经费为1亿元,其中21%来自市政府,10%来自州或联邦政府,26%来自捐款,32%来自各种基金。
    在中诚分馆,我们重点了解了图片部的服务情况,贝利主管为我们介绍了情况。中诚分馆从1915年开始收藏图片,大部分是从旧书、旧期刊上剪下来的,成立这个部门是为了满足出版机构和收藏的需要。现在已经拥有150万张图片,分成1200个主题,这些图片都可以出借。在数字化建设中,图片部的资源也在逐步数字化,全系统(指总分馆系统)已经制作了80多万幅,其中的10万幅是图片部提供的,已经数字的图片都没有版权,或是馆里自己的版权。所有的图片上都有标有出处,一旦用户要使用这张图片,就可以根据出处找到原著,并决定是否需要联系版权。在所有图片中,服装图片非常受欢迎,在纽约,拍电影、舞台演出等等,需要设计服装,就需要弄清服装的历史年代,必须来图书馆查询,否则就可能出现错误。
    就对图书馆的实地参观、考察、交流和了解,我们更多的时间是在皇后图书馆。几天中,我们听取了皇后图书馆各个部门的情况介绍,对皇后图书馆的内部管理和运行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皇后图书馆总馆长(他们叫总裁)葛云峰先生(Thomas W.Galante)讲解了皇后图书馆的规划和愿景,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向普通读者出借PC、平板电脑、电子阅读器等等,而且数量足够、内容丰富,尽可能的缩小数字鸿沟。
我们参观了皇后图书馆总馆、皇后图书馆法拉盛分馆;在法拉盛分馆,中美图书馆员作了专业交流,我们小组每人都做了演讲,限于每人的时间只有20分钟,其中演讲15分钟,所以笔者只介绍了苏州图书馆的总分馆和阅读推广,引起了美国同行们的广泛兴趣,特别是对我们总分馆建设上的社会合作,不借助物流公司而由馆员自行完成读者预约借书的图书调配,彻底的通借通还,对分馆的远程监控等等,提了许多问题,说到有趣时,大家哈哈大笑。其他三位馆长的演讲也十分精彩,互动充分,这些都使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同行们对国内公共图书馆事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所了解。席源宪老师说她参加了几次交流,而这是几年来所有交流中最好的一次,通过交流,看到国内图书馆界在这几年中每年都有进步,特别是在对大众服务的观念上提升很快,很为我们高兴。
    皇后图书馆总分馆系统是美国第四大公共图书馆,目前有62个分馆。在1901年建立时就有7个分馆。虽然纽约市政府向皇后图书馆提供经费,但皇后图书馆不是纽约市立的图书馆,建设和管理的主体是纽约州,这使得皇后图书馆有了许多自由和发展的空间。皇后图书馆的权力机构是委员会,皇后图书馆总分馆系统的最高行政长官叫总馆长,由委员会指定,与这个总馆的馆长不是同一个人,总馆的馆长其实就是一个分馆的馆长,仅仅因为总馆的各个职能部门用了这个分馆的房子,人员在这个分馆上班。整个总分馆系统有1000个全职员工和750个半职员工,800个志工,分布在总馆和各个分馆。2010年,皇后图书馆整个系统的年度预算为1.065亿美元,85%来自纽约市政府、8%来自纽约州政府、2%来自联邦政府,其他(如私人机构)5%。
    皇后图书馆的服务对象有200万,其中44.7%的人出生在国外,英语不是这些人的母语,他们有160种语言,代表190个国家。这44.7%的服务对象中,南美的占48.2%,亚洲的占37.4%。皇后图书馆平均每天借出7万册图书,其中2万册需要通过物流回到借出馆。在我们参观的总馆(约5000平方米)一方面正在改造装修,另一方面仍然读者如潮;在法拉盛分馆(约4000多平方米)每天的到馆读者在5000左右,服务效益都非常高。同时,在服务上,都十分注重未成年人的服务,如向家长宣传如何利用图书馆,组织开展各种适合少儿的活动,到学校宣传图书馆,与老师合作辅导学生完成作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们来到图书馆、喜欢图书馆,甚至在假期为到馆的少儿提供免费的午餐。在皇后图书馆总馆参观了一个少儿发现中心,是一种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等为一体的体验中心,在青少年在体验各种科学实验时,相关的文献就在边上的书架上,如果还不能满足求知欲望,那么边上的分类号会告诉你进一步畅游知识海洋的路径。据陆雨生馆长介绍,这个中心的建设,共投入了2000万美元。
    2011财政年度中,皇后图书馆在更新图书馆建筑和技术更新,包括自助借书和还书设备等方面投入了3亿美元,但同时,在过去的4年之中,正常的运行经费被削减了15%,专业人员减少了20%,造成开放时间的缩短。
    国内公共图书馆经过近十来年的发展,不管在馆舍、设备等硬件上,还是在理念、服务等软件上,都与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尽管与美国公共图书馆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但笔者认为这种差距正在逐步缩小。经过这两周的培训、参观、实习、交流,我本人感觉到最大的差距还在“人”上,美国公共图书馆馆员整体上的专业素质之高,我们可能还需要赶它个八年十年,而更为艰难的是我们的读者,如果我们的读者在信息素养和利用习惯上要达到美国读者的水平,则需要的时间可能更长,而这也成为国内公共图书馆需要努力的重要原因。总而言之,中美图书馆专业交流之所以成效巨大,正是在提高人的素质和专业水准上下了功夫,而本人既是这个项目的参与者,也是这个项目的得益者,幸甚。
纽约图书馆立面
纽约公共图书馆的阅览室
儿童发现中心
法拉盛分馆立面
李友仁馆长在演讲
在皇后图书馆合影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