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会员社区    会员风采

【我与社会】买书的感觉

时间:2014-09-10

小时候,最令我开心的事情是买书。

克制着女孩子爱美的欲望,按捺住想吃零食的冲动,将父母平时给的零花钱一点一点的积攒起来,往往是凑够了几角钱就蠢蠢欲动了。于是,选择一个艳阳高照的星期天,迫不及待地约上几个要好的小伙伴,一路蹦蹦跳跳嘻嘻哈哈来到新华书店。那时书店不开架售书,掏出积攒许久的零钱,几角几分地算计着,拿过来放回去,可着有限的钱数,一遍又一遍地挑啊选啊换啊,全然不顾营业员无奈的眼神。捧着心仪已久的图书,嗅着一阵阵的油墨香味,刹那间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似乎手里捧着的不再是满扥扥的图书,而是沉甸甸的学问,自豪感油然而生,满足溢于言表,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爱读书,好买书,丰富着我的精神生活。

永远感谢我开明的父母,在物质生活匮乏、家庭负担沉重的年代里,他们以知识分子朴素的情感和真诚的愿望,鼓励我们姊妹多看书学知识,谆谆教导我们“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无论家庭经济如何紧张,父母宁可节衣缩食,在学习用具和图书资料需求上,从来都是“一路绿灯”地支持我们,虽然平时生活捉襟见肘,但是当我们要钱买书时,父母从来都没有打过迟钝,总是爽快地给钱。记得小学几年里最令我青睐的图书是“十万个为什么”系列、“小灵通漫游未来”丛书以及“五角丛书”,只要书店上架这些书的新品种,我立刻购买回家阅读。值得庆幸的是,那时的图书非常便宜,小人书几分钱一本,大本书也就几毛钱,最贵的不过一元多,这就为满足我的购书欲提供了前提。成套的“四大名著”小人书被我不知道翻了多少遍,很快地,家中的书柜放不下了,书箱也装满了,多余的书籍怎么办?求邻居用铁丝编了两个书篱子,将书竖着排列在写字台上,一有空闲就抽出来阅读。白天看晚上读,停电时打手电点蜡烛,父母戏称我是“书蛀虫”。书中的至理名言、科学知识和为人处世道理,深深地影响着我。买书的感觉好,读书的感觉更好。这样的读书习惯保持至今并且延续给下一代,的确受益匪浅。我的文学功底得益于那时不论粗细不忌生冷不挑咸淡不择荤素,如狼似虎的占有、来者不拒的吸纳、精耕细作的筛选和细嚼慢咽的消化。

泡书店,读好书,充实着我的业余生活。

有人总结中国的中学生“一怕文言文,二怕周树人,三怕写作文”, 仅仅写作文一项就难倒了众多的“英雄好汉”,况且还有“之乎者也”等令人挠头的文言文,以及被誉为“象投枪,似匕首”的鲁迅先生的文学作品。最使我引以自豪的是写作文,因为作文之后老师都会挑选出优秀的学生习作进行课堂讲评,几乎每次都会选中我的习作,少年的虚荣心使我非常喜欢上作文课,同时也激励着我课外更加如饥似渴地阅读古今名著,业余时常动笔写读后感,渴望有朝一日能够让自己的文字变成油墨铅字的文章。作家梦促使我只要有闲暇就去新华书店,遇到喜爱的图书就毫不犹豫地买下。父母亲给的零花钱都被我送给了书店,很快地我就囊中羞涩了。家庭经济窘迫,我实在不好意思向父母伸手要钱,又确实抵挡不住书店里那些好书的诱惑,只好一趟一趟地到书店里,以选书的名义看书。书店不开架,我就选好一本书在柜台外紧赶慢赶地阅读,有意的磨叽磨蹭,直到营业员发现端倪,生气发火强行收回我手中的图书,才悻悻离去。等换了其他营业员,我再来柜台选出上次没有读完的图书,如法炮制,继续阅读。平时上课无空闲,一到星期日书店开门我就来,名义买书实则读书,久而久之,我成为书店的“熟脸”顾客,大部分营业员都认识我,理解一个女孩子喜爱读书又缺钱买书的窘境,对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我也投桃报李,时常帮营业员擦擦柜台、摆摆图书。有钱时买好书,无钱时蹭书读,泡书店的感觉真爽。我中学三年的寒暑假几乎是在书店的柜台前度过的。

跑书店,买新书,成为我生活的重要内容。

八十年代初,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激励着亿万中国人“向科学进军”,叶剑英元帅的一首《攻关》诗成为刻苦学习文化知识、努力攀登科学高峰的号角,数学家陈景润是新一代知识分子的楷模,攻克“哥德巴赫猜想”、摘取数学皇冠上的明珠令全社会都沉浸在浓重的学习氛围中。当时流行的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不仅是学生们梦寐以求的学习资料,用于升学应考,还可以提高自身文化底蕴、增加科学知识素养,更是受各阶层热爱学习人士热捧和青睐的高尚礼品。新华书店门庭若市,男女老少们排起长龙般的队伍,争先恐后地为自己为儿女预定丛书,是当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往往一个书店只分配到有限的十几套丛书,名额紧缺的情况下,许是我的真诚感动了营业员,更可能我的熟脸起了作用,我走了新华书店的“后门”,终于如愿以偿地订到了这份珍贵的资料。一套丛书共二十多本,在预付了定金后,我就盼星星盼月亮地等待着新书的上架,一年多的时间里,一有消息就跑书店,拿到新书就迫不及待地学习,按部就班地演算。除去上课时间,几时阅读课外书,几时做丛书题,生活紧张但规律,心情快乐而充实。跑书店是很累,买到书的感觉是真好。

精选书,选对书,是我工作的业务重点。

由于热爱读书,我如愿走进职工大学图书馆工作,实现了与书朝夕相伴的愿望。因为爱图书馆,所以我爱读者,愿意为他们提供满意服务。日常工作中,我除了热情服务之外,尽可能地在选书购书方面满足读者需求。面对捉襟见肘的购书经费,我只能在挑选适合读者层次和要求的图书上下功夫。当时信息不够通畅,要想用少量的经费买到急需的图书资料,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辞劳苦地多跑几家书店,腿勤、嘴勤、手勤,多比较不同作者不同出版社的图书,在价格、复本和种类方面合理分配精打细算,分分厘厘地计算着购书款,把每一分钱花得恰到好处。降价书市和图书展销会是我购书的用武之地,我事先统计好师生的购书需求,做到心中有数,再严格按照预算的数额,量入为出,形成详细的书面预购计划,煞费苦心地在图书的量与质上寻找着最佳的结合点,努力达到既花对了钱又赢得师生满意的买书效果。

书太贵,买不起,令如今的我无比纠结。

信息时代的到来有力地冲击着出版业和图书市场,更刺激着图书发行商的神经,新华书店的主渠道作用淡化,图书市场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出版社像雨后春笋般竞相出现,为抢夺图书市场,出版、发行和采购三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利益的驱动促使各方如魔术变脸似的不断更新服务手段,不断拓展市场升级业务。图书市场繁花似锦,同一种书出现了不同版本不同价位不同适宜人群,配盘的、彩绘的;微型本、大字本;口袋书、礼品书,令人眼花缭乱;正版书、盗版书;简体本、繁体本,影印本;平装本、精装本、线装本,你方唱罢我登场;老书翻印,经典再版,重复出版,雷同印刷,出版社雄霸一方,发行商诸侯割据,采购商频频抛出诱饵,在利益驱动下,图书的品种越来越丰富,装帧越来越华丽,印制越来越精美,纸张越来越讲究,随之而来的就是,内容重复,粗制滥造,徒有其表,错误百出,市场竞争导致泡沫经济,大量的垃圾图书应运而生。由于图书越来越贵,价格越来越高,我的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即便是为学校购书,也深感入不敷出,更甭提自费购书的尴尬了。虚高的图书价格让我这个资深购书者也不得不望而却步了,往日买书的好感觉再也找不到了。

岁月更替,物是人非,世界如旋转木马般飞速发展,变幻的是时空,不变的是人心。“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跑书店买书,去图书馆借书,挤时间读书,有感而发写点小文章,是我平凡的生活,是我心仪的人生。杯茶品世事,卷书看浮沉。如果说有什么遗憾,就是有时郁闷浮躁会侵袭我的心灵,焦虑无奈会损伤我的心境。假如问我现在最希望什么,我会立刻回答你:我愿回到从前,回到买得起书、看得进书的境界里。因为,现在的我,常常回忆起年少时买书的情景,常常回味着往日买书的感觉。(安徽淮南联合大学  无盐)

转载: